您当前的位置:临海文明网首页 > 文明故事

君自故乡来 应知故乡事

发表时间:2017-02-10 | 来源:

    台州的“台”为什么念第一声?

  台州人为什么把早晨说成“KuXin”?

  你知道吗?台州曾是一名朝鲜王子的封地。

  为什么很多北方人说台州话像日语?

  ……

  这些看标题就很有意思,和台州文化有关的文章,都来自一个名叫“灵江素书”的公众平台,撰写人是一个留美的90后小伙子。

  徐启迪,1994年出生于临海,目前正在美国马里兰大学攻读机械专业。这个在世界知名的工科专业就读的小伙子,闲暇时最爱钻研的却是台州的本土文化。这个一边喝着咖啡,一边手指在苹果电脑上飞扬的年轻人,说起我市的本土文化来,侃侃而谈的姿势活脱脱是个老学究。

  这种反差的感觉很微妙,不过恰恰如他的开场白:“当传统文化和流行文化碰撞时,不一定就得传统文化势弱,我们可以用流行手段来宣扬和传承传统文化。”

  而他,正是这样做的。

  台州文化的“国际粉丝”

  虽然在美国文化中浸染多年,但是他笑称自己一直保持着一颗中国心,或者说是一颗台州心、临海心,这和他的成长环境不无关系。

  徐启迪说自己的父亲是一个传统文化爱好者,他从小在家看到父亲总是在下围棋、练书法,要不就是打太极或篆刻,而家里那个仿佛“顶天立地”的大书柜则是滋养他梦想的摇篮。

  有一次,他无意间在老爸书房里发现一本《临海县志》,便津津有味地读起来。里面记录了好多有意思的事情,比如,台州以前是有老虎的,台州曾经是一个朝鲜王子的封地……这些鲜为人知的故事,经常在他脑海里浮现。

  离开祖国怀抱后倍思乡,徐启迪偶尔还会自言自语几句临海方言以慰相思,他向别人介绍自己是浙江省台州人,可是身边的那些华人总说他是“台(第二声)州人”。徐启迪解释了几遍后,自己也觉得奇怪,为什么我们“台州”的念法不一样。

  经过各种考证,他写了一篇《台州的“台”为什么念第一声?》的文章发到社交平台上,意外受到欢迎。身边不少朋友因此对台州方言产生兴趣,有时候跟着他学几句讲讲,尤其是有些国际友人,英文中夹了几句台州方言,特别有意思。比如,他身边不少朋友喜欢在他面前把早晨说成“KuXin”,这种“洋夹土”的现象在他的小圈子里颇为流行,为台州文化吸引了不少“国际粉丝”。

  徐启迪自己也很喜欢和朋友们讲讲台州的故事。一篇一篇的和台州文化相关的文章,都发布在当时比较流行的QQ、人人网上,微博和微信流行起来后,这些文章又转移到新的社交平台上。

  灵江素书——云中谁寄锦书来

  经过3年多的积累,徐启迪陆陆续续写了30多篇文章。一天,他萌生了打造一个推介台州本土文化的微信公众号的想法,他觉得这些内容可以在Twitter、Facebook等国外的社交网络平台上同步推送。

  “台州不少年轻人对家乡文化不太了解,我们不能让这些乡音乡情在自己这代人手里断了。”徐启迪告诉记者。他开公众号十分慎重,手头的素材积累了3年多,感觉时机成熟才注册了微信公众号。公众号的名字,徐启迪想了很久,脑海里总是浮现临海藏书家、诗人葛咏裳临别家乡,站在台州府城墙上眺望灵江水写下的诗篇《灵江水》:时共良朋一凭眺,此时不知离别情。从此江头凭眺人,上下遥遥隔两尘。江中岂无红鲤鱼,波涛浩瀚无素书。惟有杯人泪两行,洒向江潮远相寄。于嗟乎,海门烟树郁苍苍,上城下海遥相望。江流有视相思长,江水不敌相思长。

  “身在异国他乡,读起这首诗感同身受,情感上特别有共鸣。这里的‘素书’指的是书信,这首诗是葛咏裳寄给家乡的一封信。我给公众号取名‘灵江素书’,也是希望一篇篇文章,就是我寄往家乡的‘书信’。”徐启迪说,文章里的字字句句都是他这位远方游子对家乡的挂牵。

  3年来,徐启迪用考据的形式,利用课余时间和假期,翻阅古籍、查找资料收集整理了关于台州方言、异闻等方面的素材共计40余篇。这样的工作经常让他在学校图书馆忙到半夜。徐爸爸知道儿子在做这方面的事,非常支持,到处帮他搜寻关于台州文化方面的书籍、文献。临海博物馆原馆长徐三见得知后,尤为感慨:“本土文化研究非常有趣,同时也非常枯燥,我一直担心本土文化研究无法传承,现在的年轻人都不喜欢这个,徐启迪能做这方面的努力,我很欣慰。”他也为徐启迪提供了不少和台州本土文化相关的资料,甚至送给他自己珍藏的一些书。这一递一接之间,有着厚重的传承意味。

  期望有更多志同道合的小伙伴

  对于写这类文章,徐启迪是非常慎重的。比如说,写一篇关于护城河考证的文章,他不仅翻阅了很多典籍,还询问了住在周边的老人,甚至顺着原护城河走了好几趟。又比如我们把早晨说成“Kuxin”的考证,他不断翻阅古籍,和一些从事本土文化研究的学者交流,都没有头绪。无意中在《天台县志稿》中看到这样一段文字:“晨起曰窥星,明日谓之为天酿,始昏曰暗届。”恍然觉得“窥星”之音,和“Kuxin”发音非常相似。再考证了一首临海民谣《懒汉谣》和温岭县志,将早晨说成“枯心”。最后考证古时时辰,大胆提出这“Kuxin”的音源自“窥星”,古时候人们夏天起床的时间大概是早上四时左右,正好是启明星升起的时间,直到被太阳初升的光芒淹没。“‘Kuxin’应该是看到启明星的意思,这多有诗意啊,让人感受到传统文化的美妙之处。后来,口口相传总会有些偏差,慢慢就演化成现在的发音。”徐启迪说, 写一篇文章,往往需要大胆地提出设想,佐以大量的阅读和反复考证,没有一两个星期,不能成章。

  如今,“灵江素书”有一个志愿者小团队在运行,大多是80、90后的年轻人,最大的1984年出生,最小的1996年出生。其中一位专业做方言方面的研究,是“吴语协会”的人,写过关于“临海话拼音方案”的文章,虽然内容比较晦涩难懂,却非常受欢迎。也有专门做本土文化方面的大学生。还有做古籍整理、文字润色的。大家性格各异,甚至没有互相见过面,却通过网络联系,做着同一件事。

  本土文化研究是一件很枯燥的事,过程比较长,要反复验证,也有可能得不到认可。团队里的人都是志愿者,没有人是专职的,谁有空,谁去做。“翻阅古籍、查找资料、撰写文章、实地考察,老人口述,几个人业余在做,确实心有余而力不足。我希望有更多小伙伴一起加入这项工作,最好是年轻人,一起把我们灿烂的本土文化更好地传承下去。”徐启迪说,“君自故乡来,应知故乡事,挖掘、弘扬名城文化,我辈责无旁贷。”

责任编辑:方 匡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