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临海文明网首页 > 地方文化

“临海柴株人”

发表时间:2016-11-18 | 来源:

    腐根断枝随水流,一生辉煌至此休。幸遇惜才痴雕客,枯木逢春再千秋。

  这说的正是根雕手艺人,在临海还有另外一个更加接地气的名称,叫做“柴株人”。在很多文人笔下,他们灵活的手指,指尖的雕刀,都有着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。

  不久前,记者有幸参加了一次不算正式的“临海柴株人”的讨论会,眼前这些不像艺术家的艺术家们,一说起临海根艺的发展,都侃侃而谈,有感而发。这些民间艺术家们,对古老的“根雕艺术”的痴迷,外化于形,内化于神,让人感动。

  亦师亦友  传授根艺

  一般人印象中的艺术家,大多都是儒雅的、不羁的,但当余方来坐在你面前时,很难相信,眼前这个头发花白,质朴而接地气的老人就是临海根艺协会会长,拥有“浙江省根艺美术大师”“90年全国木雕根艺金雕手”等称号的根艺艺术家。说到根艺,他就来劲,很快打开了话匣子。

  余方来原是一名民间油漆工,起初不懂根艺,一次偶然从报纸上看到根艺报道后受启发,萌生了根艺创作念头。

  1985年,他在一处山地里偶的寻到一株像老虎的树根,背回家后,经过挖挖凿凿,一只活灵活现的“猛虎”展现在眼前。第一个作品勿论有多少艺术价值,对于他来说,确实一个重要的开端。从那时起,只要有机会,他都不放过任何一个有可能成为作品的树根。上山下乡不说,去农村头喝个喜酒,在镬灶前,看到亲戚将一根柴株往火膛里塞,赶忙抢了去,宝贝似地带回家。

  如此这般的痴迷。1989年,在朋友的鼓励下,他第一次参加了临海市盆景根艺展,参展的《青春的活力》《虎威》《绿野仙踪》作品竟然包揽一、二等奖,这极大的鼓舞了他创作的热情,从而真正走上的根艺创作生涯。

  二十多年来,余方来坚持“自然造型”与“局部雕刻”相结合,“精细与粗犷”相结合,天人合一,人天同构的艺术追求。从市级领奖台,到省级领奖台,再步入国家级领奖台,余方来的根艺作品屡获佳绩,名声大振。

  他对根艺的痴迷,带动了一大帮朋友,纷纷加入根艺行列。从1990年,临海市根艺协会挂靠在花卉学会,作为盆景根艺分会而存在开始。余方来就为了临海根艺队伍的壮大而努力。

  之后陈贵明、叶世荣、姚必贵、吴志光、杨文武等根艺师的成长,都与余方来带动和倾囊相授分不开的。随着队伍的壮大,临海市根艺美术协会于2009年8月成立。

  有了一个正式的聚集地,痴迷于根艺的“柴株人”们,三天两头聚在一起寻找灵感,探讨技艺。而余方来也经常约会员们上山寻根找素材,回到家里,帮助构思,一起创作,毫无保留的将自己的技艺传授给他们。

  从一个门外汉到根艺美术师,余方来成就了自己的梦想,也获得了无数的荣耀,但最让他欣慰的,不是这些荣耀,而是临海根艺的一步发展,根艺队伍的一步步壮大。

  从木雕到根雕  因材施艺

  杨文武是最近临海根艺协会经常提及的名字,年纪轻轻,半路出家,已经屡获大奖,被协会里的人公认为后生可畏。

  严格意义上来说,他不算是半路出家,而是从木雕转到根雕。事实上,我市有不少根艺师都有着相似的经历。木雕和根雕,一个写实,一个写意,前者是精致的形美,后者是飘逸不可捉摸的神美,后者甚至是中国特有的,和中国水墨画有着异曲同工之妙。

  杨文武子承父业,3岁学画,5岁拿雕刀,年轻时又在专业的艺术院校深造过,走上根艺道路后,显得游刃有余,很快就出了成绩,屡次获得浙江省、台州市的根艺大赛的金、银、铜奖。

  杨文武告诉记者,很多材料,其本身就奇形趣态,神姿怪状,经过了大自然的的一度创作,根艺创作者只不过是用艺术的眼光予以发现和利用,因材施艺化腐朽为神奇,变废物为佳品。这种“因材施艺”的唯一性,才让根雕作品有着艺术价值和收藏价值。

  构思为重  懂得取舍

  由于好柴株难得,这就是形成了协会的根艺师们时不时聚首探讨的好习惯。不管谁觅得好材,只要呼一声,大家都会聚集起来出谋划策,集思广益,从每一个角度来探讨这块材料应该成为何种样子。

  对于根艺师来说,构思要先于下刀。协会理事姚必贵告诉记者,他多年前觅得一块好料,由于一直没能想好到底要做什么。就一直搁在那里,有空想想,想不通再搁置,一晃十年过去了,忽然有一天灵感来了,马上就动刀,那种快乐非常人能懂啊。

  杨文武不久前创作出作品《留贤》,就是为了今年的古城文化节。他觅得一块千年阴沉木,一直没能想好要做什么。为了这个根艺美术精品展,他想创作一个临海历史文化名人,郑广文和戚继光都是他比较希望能做的题材。后来经过和其他根艺师的讨论,觉得那块阴沉木比较合适。因为水流和水底砂石的冲刷,让那块木头呈现出天然的凹凸纹理,特别像古人衣袍的褶皱。通过研究古人的服饰,最终决定要雕郑广文,因为其纹理更像古代文人的服饰。有了材料和目标后,杨文武还特地咨询了郑瑛中、李尔昌两位老师,并找来郑广文的故事来看,在纸上打草稿,几易其稿,终于做出了理想中的作品。

  余方来闻言也频频点头,对他而言,一壶酒、一包烟、一杯茶,对着柴株找灵感,长夜漫漫,转瞬变是天明。如果灵感闪现,那简直比什么都快乐啊!

  “大家都说我是大师傅,我不算,其实树根才是根艺师真正的师傅。大自然有那么深的造化,你入了这个门,就知其神奇之处。一旦痴迷进去,就终身不悔了。”余方来感叹。

  来者不拒  只为根艺传承

  我市根雕艺术在民间兴起,有着天时地利人和,有老匠人的执着和传承,有新匠人的承接和发扬。根雕协会的成立,让这些原本散沙一般的民间“柴株人”聚拢在了一起,一起去发现朽木,一起去探索朽木的灵魂。说到底,根雕创作是一种“仁者见仁 智者见智”的创作。

  “我这个人不喜欢旧式的老师傅和徒弟这样的教学关系,有共同的爱好,大家都是朋友。你喜欢根艺,有不懂的,都可以来找我。我甚至可以不问你的姓名,只要你有问题,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。”余方来特别珍惜那种爱问问题的人。为此,在协会主办的每一次根艺展时,他都特地预留了一个免费咨询和教导的小台子,并亲自坐镇。也正是有了他那种“毫无保留”的传授态度,越来越多的民间根艺痴迷者加入这个大家庭。

  为了让临海根艺发扬壮大,大家在余方来的带领下,大家都开启了“不吝赐教”和“有问必答”的模式。

  他还在灵湖的“得月园”开了“根艺传承培训班”,每周六上午为大家免费授课。他很开心,在这里认识了越来越多对根艺感兴趣的人。

  如今,据不完全统计,从事根艺创作的人就有近200人。而临海根艺在台州地区独树一帜,俨然已经形成“线条流畅、纹理明晰、意蕴悠长”的艺术特点。协会会员多次在浙江省乃至全国的根艺大赛上获奖。有了根艺协会这个大家庭,临海根艺必将源远流长。

责任编辑:方 匡安